洗衣房配置专业整烫设备的要性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走进大门,是一个空旷幽静的小院,然而院中有院,面前除了些许苍郁的松柏,还有一排精致的小平房,这就是北京龙洁源织物保养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在小汤山疗养院的洗衣房所在地。

 


    龙洁源织物保养技术服务有限公司的总经理薛秦岭带我们走进了他们工作的地方。这位总经理穿着朴素,笑容亲切,眼睛不大却透着精明强干,尤其是那双眼睛眯成一条线时,更让人觉得那里面不知韬了多少光,养了多少晦。

 


    每年节省二十万



 


    “我们洗衣房的规模比较小,厂房的面积大概只有1000㎡。”薛经理一边向我们娓娓道来,一边带我们走进了洗涤车间。

 


    厂房空间规模的确不算大,但是U型的迂回设计,非常适合洗涤流程的安排,而且各洗涤工序车间也被很自然的分割开来,空间利用甚为合理。

 


    洗涤车间安放有七台全自动100公斤水洗机,烘烫车间有七台全自动100公斤烘干机和两台烫平机,另外一间小一点的后整理车间放有三台烫台和员工亲手制作的熨衣板、整理架。车间与车间之间都是通透连接的,一般脏布草由洗涤车间门口进入,洗涤后进入烘干、整烫程序,最后进入整理车间熨平、折叠、出厂,避免了脏净布草的污染。

 


    别看这间小小的洗衣房,如果管理不善,一样难以为继。据了解,在龙洁源织物保养技术服务有限公司接手之前,该洗衣房负担很重,已然入不敷出。而在该公司总经理薛秦岭的指导下,这间洗衣房不仅实现了盈利,更扩展了业务,带出了一批洗衣好手。如今,在目前经济大环境普遍不利的情况下,这里的业务流水基本没受到任何影响。这其中的“道道儿”,正是吸引我们来此探究的主要原因。

 


    薛经理侃侃而谈,倒也无所保留。薛经理一再表示,他们与小汤山的合作绝对是互惠互利,对双方都有利的好事。

 


    他给我们大概算了一笔账:“原来小汤山疗养院100公斤水洗机三台,100公斤烘干机三台,烫平机一台。我们接手之前,他们自己至少雇10个人,如果取平均工资1500元/月,人工费用一年就是15000元,水电费加起来一年至少7万,而洗涤材料每月至少也要3000元、维修费用每月至少5000元,这样差不多又得有三万元的花销。我们接手以后,一样的厂房、增加了几件设备,人员比原先少,但是却可以为小汤山疗养院每年节省大约二十万元的费用,仅剩下负担一些洗涤费用就行了。我们成本也有这些,但我们人员成本降了,效率提高了,客户也多了,所以就平衡了。” 

 


  反过来,对龙洁源织物保养技术服务有限公司来说,他们的合作伙伴也为之提供了绝好的投资政策与条件。

 


      薛经理表示,他们自己并没有什么投入,只是把两家三级医院原有的机器设备进行了整合利用,其实就是对闲置的国有资产的再利用。

 


    非典以后,小汤山三级医院洗衣房的设备成了国有闲置资产,而自身又经营不善,毫无效益。另外一家三级医院老年医院的情况也相似,而且老年医院不允许烧煤,所以设备开始闲置。于是龙洁源织物保养技术服务公司就以租赁的形式将两家的设备加以利用。这样在投入上就将风险系数大大降低了。

 


    一是市场稳定,两家医院的布草自然是龙洁源负责,可以用他们的洗涤费用折这些机器、厂房的租赁费。再一个,因为没有什么投入,也没有贷款还债压力,风险小。同时,也达到了国有资产优化配置的效果。

 


    “我们其实是将这块无形中浪费的资产又利用了起来。对我们来说,减少投入和风险。对他们来说也减轻了负担,提高了洗涤质量。” 

 


    不拘一格谋求管理



 


    由于少了设备、厂房的资金投入,小汤山疗养院洗衣房抗风险的优势就凸显了出来。

 


    薛经理表示:“虽然有些业务受到影响,但现在的金融危机对我们还没什么影响,也许是我们感觉不到。” 

 


    薛经理给我们的印象是胆大心细。胆大,是因为他不会拘泥于行业内某些被认为不可动摇的“金科玉律”,对洗衣市场有独到的见解;心细,是因为他的精打细算没有放过这个洗衣房任何一个边边角角,对员工的管理颇有心得。

 


    龙洁源洗衣房的客户除了小汤山疗养院、老年医院,北京市中心还有一些二级医院,和六七家效益比较好的小宾馆。

 


    薛经理根据多年对洗涤行业的观察认为,国内洗衣市场不是不健康,也不是亚健康,而是很不健康。市场是畸形的,员工队伍大都也是畸形的。

 


    他认为,在北京应该实行地域化的洗涤发展模式,应该根据周边的地域资源进行投资,从环保、水资源、客户群体的分布状况等来综合考虑,如果只是考虑租金便宜,但是运费或其他费用就贵了,没有综合评估是比较盲目的。

 


    当初选择小汤山疗养院还是有一番道理的,薛经理为我们从头道来:“小汤山周边除了九华,基本上没有大型的洗衣厂,而九华又只洗自己的活,这样我们的竞争压力小。而且小汤山疗养院可以说是卫生行业的聚集地,来这里开会、疗养的各大医院的领导很多,做好了以后,对于业务的拓展很有好处。小汤山还有丰富的水资源,疗养院本身就有污水处理系统,而且疗养院是双供电,我们不怕电的供应出问题,所以这里的发展前景是非常好的。” 

 


    谈到当前金融危机影响下的洗衣市场,他认为政府一定会在时机成熟后,对水能耗大户——洗涤行业进行整顿,市场前景不明,所以这个时候投资要谨慎。而今的金融危机对高级宾馆、娱乐项目和旅游业影响较大,比如一些接待外宾的宾馆,但总体来说,医疗被服洗涤是比较稳定的。

 


    多年的从业经验让薛经理摸出了一套自己的管理方法。与其他洗衣房不同,薛经理洗衣房流程里,预洗和主洗是合并在一起的,化料也一起加入,但在温度及时间控制上会根据布草污渍程度灵活掌握,这样做到了节水、省时、省事。

 


    “我们采取的是华罗庚的优选法,哪块能解决的就先给解决掉。很多其他洗衣厂按部就班地做是为了体现规范性和标准性,但在实际操作中,要因时而异、因事而异,不能搞一刀切。” 

 


    薛经理表示曾受《中外洗衣》上一篇国外文章的启发,在适当的时候,对白大衣等布草并不进行熨烫程序,而是:“在烘干的过程中将布草展平,烘干机起两个作用,一个是靠高温蒸发掉水分,二是靠机械力将面料纤维展开,借着这个温度出来就叠,比烫的效果还好。熨烫一个是残留水分,舒适度降低,再一个死褶子特别多,这种叠出来的死褶子少,而且延长了白大衣的使用寿命。” 

 


    对于标准化,薛经理认为,标准化要根据标的物来标准化,不能让标准成为紧箍咒。比如洗涤带传染性的布草,那就应该高温消毒洗涤,这就是标准化,对常规布草的洗涤又是对它的标准化洗涤。洗衣行业的工艺、设备、技术都在不断的改进变化,那标准就要不断随着改变,它都是动态的向前发展的。如果拘泥于某些条条框框,那就可能没有成就和进步。


    薛经理对于员工的管理方法可归结为三点:一、固定用工和灵活用工结合起来;二、在实践中提高员工的素质;三、放权于可信任之人。


  小汤山洗衣房聘用了七名固定工人洗涤布草,另外聘用了三名兼职的设备维修工定期来维护设备,这样既节省了人员开支,又保证设备得到很好的保养。


    在人员培训上,由于薛经理曾有过丰富的培训经历,所以对此感触颇深。国内的职业培训仍存在理论与实践严重脱节的问题。而且最关键的是师资力量严重不足,好的培训老师少之又少,不是能说不能做,就是能做却不会表达,平白耽误了学员。所以薛经理很欣赏纠错法教学,新员工一来,什么也不谈,先让他跟着老师傅干几天活,然后再谈。“新来的员工只要不影响正常的生产运转,他到那个环节去做都没限制,但前提是在干之前要问,不问不行,如果出现问题要负责,规则要讲好。”


    现在金融危机下,很多洗衣厂采取放假政策,薛经理认为不可取。本身这个行业人员的素质普遍不高,平常由于工作忙碌难得有集中学习的时间,而如今正是一个培训员工的好机会。“人是决定一切的因素,要以人为本,事在人为,应该努力提高员工队伍建设。人员素质上去了,不管是市场还是企业都会好起来,当前这种经济危机情况下,更加要如此。”


    薛总曾根据多年的从业经验写就《洗衣师烫衣师》一书,成为国家劳动部门认定的第一本洗衣行业专业培训教材。薛总表示,将结合当前洗衣业发展的状况和新的事件经验重新加以修订,并将于近期推出。


    此外,薛经理还非常知人善任。由他带出来的车间牛主任,从水洗到整烫的整个流程里里外外一把手。他要求,在车间里大家都要先听牛主任的,如果有任何问题,再由领导来协调,但首先是她有主导权,这样团队才能有一个核心。“生产车间调度很重要,洗衣厂要与客户沟通好,信息要对称,实时监控,随时提醒,形成团队,做好衔接。”

    这样做使得经营者有更多的余力考虑公司的发展大计。


  三大愿景未雨绸缪


  2009年1月在北京由《中外洗衣》杂志社主办的“洗衣业生产厂家及终端用户互动座谈会”上,来自日本的吴团焜先生介绍了日本洗衣店里争分夺秒地洗涤流程模式。薛经理也应邀在座。


  他认为,吴团焜所说的那种流程模式只适用于小型的洗衣店,不适合洗衣厂。一方面是一种疲劳战术,即在有限的工作时间内不能有一点喘息之机,没有额外的报酬,另一方面是洗衣是个比较细致的活,过于紧张很容易会忙中出错。


  但是他也承认,在原理上,小汤山洗衣房的流程管理与之是相似的:“如果我们工人将他任内的事情做完尚有余力,他可以到下一个流程去工作,但是我们会给予相应的报酬。”


  所谓三人成行,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薛经理是一个非常讲求实际的人,但他绝非一个坐井观天,满足现状的人。对这个别人眼中的小洗衣房,他不断地做着谨慎的探索与选择。


  有人希望给他投钱扩大规模,可思量再三,他认为现在还不是出手的好时机。不过,在他的心里已经有了方方面面的规划。综合起来有三点:一是要扩建厂房,增配九舱洗衣龙,提高产能效益;二是要建成北京市模范试点洗衣房;三要实现洗衣房的自动化程度。


  对于第一点,其实客体条件已经成熟,只待时机成熟和人才到位。而对于第二点,《北京市布草洗涤标准》已经出台,但是现在北京还很少有洗衣厂可以与之对接,正是一个很好的机会。第三点要推动洗衣房的自动化程度的想法更是走在业内很多人的前头。


  当记者问到做洗衣以来最大的感受是什么时,薛经理表示:“这个行业需要一批有知识学历的人才,人才比较紧缺,这个行业需要与时俱进,自己干的事情一定要表达出来,这个活能人不愿意干,懒人干不了,的的确确是个锻炼意志的工作。没有一定的意志和意识是干不好的。好脑子和好身体缺一不可。”


本文作者:上海尼萨福,转载请注明出处:上海尼萨福极速赛车单双大小必赢技巧有限公司大型洗衣机,洗脱两用机,洗衣厂设备,水洗厂设备,水洗机设备(www.neasurf.net)。

友情链接:天空彩票  极速赛车人工全天计划群  拼搏在线彩票  8号彩票  极速赛车人工全天计划群  久久彩票  环球彩票  天空彩票  牛牛彩票  环球彩票